俄媒文章:美日罪恶交易致731部队逃脱惩罚

2021-06-08 16:09:来源:参考消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参考消息网6月8日报道 《俄罗斯报》5月19日发表题为《731死亡部队——70多年前对日本战犯的审判》的文章,作者为国际检察官联合会会员亚历山大·兹维亚金采夫。文章称,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帮助日本主要政客、垄断集团头目以及皇室成员逃脱处罚。很多罪行未出现在东京审判当中,从事人体实验的731部队的罪行便成为漏网之鱼。深感不满的苏联决定在远东再搞一次针对731部队战犯的审判。全文摘编如下:

1945年12月,苏美英三国外长在莫斯科召开会议,授权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组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这一决定对筹备进程产生了直接影响。

事实上,麦克阿瑟一直在暗中破坏相关工作。他于1964年出版的回忆录中承认:“没有什么东西带给我的麻烦比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更多……《波茨坦公告》要求对发动战争的所有人、一切军国主义者和极右翼分子进行惩处。我对这一决定的正确性深感怀疑,因为它导致建设新日本所不可或缺的能人无法积极投身其中。”

麦克阿瑟竭尽所能,帮助日本主要政客、垄断集团头目、皇室成员以及裕仁天皇本人逃脱了处罚。

尽管苏联及中国强烈反对,但很多罪行仍未出现在东京审判当中,从事人体实验的731部队的罪行便成为漏网之鱼。真相后来才水落石出:日本人将所有的实验结果移交美方,以此换取罪魁祸首的免予起诉。最终,对东京审判模棱两可判决深感不满的苏联领导层,决定在远东的哈巴罗夫斯克再搞一次针对731部队战犯的审判。

731部队在战争结束前不久才中止了自身兽行,其指挥官携实验报告返回了日本,迅速投入到跟美国人的合作当中。显然,根本无人哪怕是起心动念要将他们交出,将其绳之以法……

而美国对日本人的实验结果极感兴趣,由于冷战即将拉开帷幕,在法律至上和获取相关信息之间,华盛顿的天平偏向了后者。日本史学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和田春树指出:“战后,731部队的成员在日本的科研和医疗机构谋得了职位。甚至,还有人成为大学教师。”

仅有为数不多的731部队成员在远东接受了审判,即被苏军俘虏的11人以及原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这支特种部队归他管辖。

哈巴罗夫斯克审判从1949年12月25日开始,地点为军区在当地的军官之家。远东军区军事法庭提供了法官阵容。审判长为司法少将德米特里·切尔特科夫,公诉人由三级司法参事列夫·斯米尔诺夫担任,他后来成为苏联最高法院院长,辩护人来自莫斯科和哈巴罗夫斯克的律师团队。

庭审是公开的,审判大厅永远都被挤得水泄不通。之所以选择哈巴罗夫斯克,是因为按日本先前制定的侵苏计划,这座城市是日本细菌战攻击的首批目标之一。名单上与之并列的还有布拉戈维申斯克、赤塔、乌苏里斯克……

法医组成员、寄生虫学家奥莉加·科兹洛夫斯卡娅介绍说:“当公诉人斯密尔诺夫陈词时,被告无一人抬起头来。现场一片沉寂。而后轮到被告发言,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无罪。每个人都不得不认罪。他们极不情愿给出于己不利的证词,说什么‘毫不知情’。怎么可能!这些恶魔切下活人的胳膊,将其位置互换后加以缝合,并进行活体解剖以完成低温实验。他们蓄意让人感染梅毒、鼠疫、炭疽,令之脱水、羸弱、中毒。”

日本记者近藤修司写书揭露了731部队的罪行,在拍摄纪录片《死亡实验室·日本启示录》时,他引用了当事人的证词:“有队员说,他甚至在战后也无法忘却此类场景。从他所处的二楼实验室的窗口,可以看到监狱和院内的景象。他将目光投向窗外时,总能发现一名女子带女儿晒太阳。突然有一天,母女俩都消失了……而后他才知道,她们被关进带玻璃墙的专门实验室,接受了毒气实验。医生站在一旁,观察实验进程:施放多少公升毒气将会怎样,再追加又如何……母女俩就像鸟儿,鸟妈妈将雏鸟紧抱在怀中,她们就这样相拥着走向死亡。”

日本总参谋部通过了采取细菌战的三种主要方式:自战机上喷洒细菌,投放细菌弹,以及通过破坏活动,在居民点、水库、牧场进行地面传播。为执行上述计划,731部队兴建了一整套科研厂房,能够生产出数十公斤的致病细菌。

1945年8月,苏联对日本宣战,苏联红军向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发动猛攻。关东军还没来得及动用这一可怕武器,人类免遭细菌战悲剧。山田乙三在审讯时说,因苏联军队加入抗日战争、红军迅速推进,阻断了生物武器被用于打击苏联和其他国家的可能性。731部队的一名成员也承认,二战结束时,他们所存放的备用细菌数量“足够毁灭全人类”。若非被苏联军队击溃,它们原本打算在二战期间荼毒全人类。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