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要把英语驱逐出欧盟会议?背后有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

2021-06-09 13:59:来源:新京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法国要把英语驱逐出欧盟会议?背后有个不可避免的大趋势

▲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资料图。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6月7日,英国《每日电讯报》率先刊出一篇标题惊悚的文章《法国计划从欧盟会议中驱逐英语》,随后《太阳报》《快报》等英国媒体也纷纷跟进。

这些报道援引“一位欧盟外交官”的话称,法国总统马克龙计划利用2022年法国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便利,在欧盟理事会的重要会议和工作组讨论中主要使用法语作为工作语言,并且减少为与会者提供翻译。

《每日电讯报》宣称,他们为核实这一消息向欧盟有关机构用英语提交了一份信函,迄今并未得到答复。媒体致电询问时,一位欧盟官员用法语回答“我们正等待这封信的法语译本”。

这家英国媒体还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未来法国政府将拨出专款并提供师资,帮助欧盟各国与会者“补习法语”,以便适应今后欧盟各种会议和工作场合法语越来越多、英语越来越少的新环境。

再见英语?

法语曾经是欧洲最流行的工作语言和全球最权威的外交工作语言。国际奥委会、国际足联等国际机构的章程至今仍规定本组织工作文件以法语文本为准,后者(FIFA)的译名缩写也是法语的。

欧盟的前身欧共体(CEE)最初创始国有三个国家,一开始就以法语为官方语言。直到1973年英国和爱尔兰加入,才有了英语的一席之地。在这一背景下,欧盟的行政中心(比利时布鲁塞尔)和立法中心(法国斯特拉斯堡)都设在法语城市,法语也长期垄断着欧盟第一工作语言的地位。

但这一局面自2004年开始发生重大变化。

自这年起,欧盟开始大举东扩,大量中东欧国家加盟。这些国家当然都有各自的官方语言,但它们的官方语言在欧洲范围内都较为“小众”,而且这些国家已习惯在国际外交场合使用英语作为“第二语言”,这刺激了英语的应用。

不仅如此,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英语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在“新知识”领域的地位与日俱升,而法语和其他“国际语言”的地位一度下降。

然而,英国的“脱欧”让一切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如今的欧盟27国中,仅有马耳他、爱尔兰两个小国使用英语作为常用涉外工作语言,而爱尔兰实际上也有自己的母语,真正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只剩下马耳他。相较之下,欧盟另两种工作语言法语和德语,则分别有4个和3个国家。继续沿用英语作为首选工作语言,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关键在于,如今似乎有了在欧盟工作场合说“Au revoir,l`anglais”(法语“再见英语”)的可行性。

中东欧国家加入欧盟之初,的确对原有的“法语第一”工作氛围感到陌生,宁愿说英语。但这些国家实际上并不缺乏“法语外交”的传统。随着对欧盟工作的日益熟悉,这些国家的工作人员使用法语而非英语进行在欧盟内进行交流,已不再是什么难事。

英国的“脱欧”则让这些中东欧国家的“欧盟内部去英语化”更少了一些心理负担。正如一些活跃在布鲁塞尔的中东欧人士所坦言,如今在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使用法语显然更方便,且用法语和来自其他欧盟国家的同事交流显得更有档次,最重要的是更“不见外”。

英国小报或许是在危言耸听

不过话说回来,不排除英国小报是在危言耸听。

欧盟是世界上规定官方语言最多的重要国际组织,官方语言多达24种,几乎每一个成员国的主要母语和本国官方语言都在列,英语也仍然跻身其中,并未因英国的“脱欧”而有任何改变(这是因为以英语为母语和官方语言的马耳他仍是欧盟成员国)。而英语也仍然位列欧盟三大工作语言之一,并没有真的被马克龙和法国“踢出去”。

当然,未来欧盟工作场合的“法进英退”恐是大势所趋,这也是欧陆和欧盟内部一个缓慢但鲜明的走向。

或许,作为局外人,都应对英法这对“老冤家”诸如此类的“官司”看开些。整天讥讽“英国乡巴佬”的法国人照样向英吉利海峡对岸的邻居倾销波尔多葡萄酒,而威斯敏斯特宫也没人提议把英国国徽上的古法语(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怀歹念者必会蒙羞”)置换为英文。

陶短房(专栏作家)

作者:佚名